东西问 | 赵小卓:中国参加“香会”有何意义?

2022/6/15 20:26| 发布者:AmazingG| 查看:12962| 评论:0|来自:中国新闻网

摘要:  中新社北京6月15日电 题:中国参加“香会”有何意义?   ——专访军事科学院研究员赵小卓   中新社记者 李双南   日前,因疫情“停摆”两年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以下简称“香会”),重新于线下召开。今 ...

  中新社北京6月15日电 题:中国参加“香会”有何意义?

  ——专访军事科学院研究员赵小卓

  中新社记者 李双南

  日前,因疫情“停摆”两年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以下简称“香会”),重新于线下召开。今年的“香会”在美国大力推进“印太战略”、俄乌冲突持续的大背景下召开,备受世人瞩目。中国为何要参加今年的“香会”?中美防长会面有何作用和意义?美国未来如何推进“印太战略”?中新社“东西问”专栏就此对连续九次参加“香会”的军事科学院研究员赵小卓进行独家专访。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记者:“香会”是西方搭建的平台,中国参与其中,不可避免地成为美国及其盟友攻击的对象。那么,中国为什么还要参加“香会”呢?

  赵小卓:“香会”主要讨论国际和地区安全问题,许多问题涉及国家安全利益,在不同国家的眼里呈现不同的侧面,常常敏感且充满对立。因此,不同利益诉求的国家共同参会,很容易出现“吵架”。中国是日益走向世界舞台中央的大国,世界需要更多地了解中国,中国也需要更好地了解世界。各国防务高官和专家学者面对面沟通交流,是最好的相互了解方式。军队的基本职能是维护国家的主权和安全利益,不同国家的军队在缺少沟通交流的情境下,容易着眼最坏的情况看待问题。双方战略互信缺失尤其如此,最后可能走向自我实现的对抗冲突预言。这次中国克服疫情影响,派出高级别代表团参加,正是带着传播中国声音、讲好中国故事、增信释疑的愿望而去。

  12日上午,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就“中国对地区秩序的愿景”议题作大会发言,现场座无虚席,大厅边道两边都站满了人。魏部长的发言分三个部分,首先阐述了中国“维护和践行多边主义,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其次展示了中国政府和军队对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巨大贡献,如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亚丁湾护航、人道主义救援减灾等;最后围绕台湾问题、南海问题、中美关系、乌克兰危机等国内外高度关注的几个问题,阐述了中方立场。

中国国防部维和事务中心培训基地。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在提问环节,魏部长分2轮,共回答了11个问题。在第一轮5个问题结束后,主持人说,他的名单上还有44个人要提问,由于时间限制只能选五六位。11个问题基本都很有挑战性,涉及台湾问题、中国军事现代化、中国核力量发展、中美关系、乌克兰危机等。提问者大都用词直率、角度刁钻,在问题中“挖坑设陷”也在所难免。面对一系列犀利提问,魏部长反应很快,回答非常精彩,态度坦诚、应答尽答、言简意赅、条理清晰。不论是发言环节,还是问答环节结束后,现场都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充分表明,中国“借台唱戏”,展现了大国自信。

  中新社记者:美国一方面不断推进“印太战略”,另一方面又声称不寻求新冷战或亚洲版北约。如何理解美国的这种矛盾?

  赵小卓:去年美国总统拜登入主白宫后,就传出了重新评估制定印太地区战略的消息,但很长一段时间只闻其声,不见其影。直到今年2月,白宫才发布《美国印太战略》报告,但内容较为笼统。政治上,主要是加强联盟体系,以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划线,扩大“民主阵营”。经济上,5月24日拜登访问日本时启动“印太经济框架”。今次“香会”上,美国防长奥斯汀比较系统地阐释了“印太战略”的军事部分,算是把“印太战略”的全貌大致勾勒了出来。

  美国“印太战略”的军事构想,可以概括为“一个目标,两大要点”。“一个目标”,就是打压、围堵、遏制中国。“两大要点”包括:一是加强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军事部署,增强美国的军事能力,使之有足够的能力应对地区突发事件;二是扩展美国的联盟体系,在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菲律宾、泰国五对军事同盟的基础上,发展伙伴关系,如与印度、越南、新加坡马来西亚的关系,重点发展美日印澳“四国安全对话”、AUKUS美英澳军事同盟。美国深知,凭借一己之力,不足以围堵中国,必须拉更多国家进来。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还把欧洲的北约势力引向亚太地区,此次“香会”有更多的欧洲国家参与,就是一个明显信号。说到底,美国“印太战略”的目标,就是通过改变中国的周边安全环境,拖累中国崛起,甚至打断中国崛起的进程。

  然而,美国“印太战略”自出台之日起,就面临结构性困境。一方面,美国加强联盟体系,必然制造“敌人”,因为联盟的特性就是靠外部威胁来维持其内部团结,敌人越明确、越强大,内部凝聚力才越强。另一方面,夸大“中国威胁”、打压围堵中国的结果,是把中国真正推向美国的对立面,中美走向对抗冲突、冷战甚至热战的可能性真实存在。因此,美国一边要不断刺激台海、南海、东海等地区安全热点,企图对中国进行战略消耗,一边又担心自身因中美关系失控而面对严重后果。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奥斯汀提出美国不谋求与中国对抗,不谋求与中国打冷战,不谋求建立“亚洲版北约”。但美国说一套做一套,言而无信,不断推翻承诺,这是以消耗美国作为大国的战略信用为代价的。

  中新社记者:如何理解中美防长会面的作用和意义?

  赵小卓:今次“香会”正式开始前,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与美国防长奥斯汀举行了首次线下会谈。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对此介绍称,这是一次坦诚、积极,富有建设性的战略沟通,两国防长就中美两国两军关系、台湾、南海、乌克兰等问题交换了意见。有些问题虽然是中美之间的老议题,双方立场不可能通过一场会谈就出现实质性变化,但沟通依然很重要,因为形势在不断发展,老问题在不同阶段有不同内容。在中美关系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两国防长见面接触,展现解决问题的意愿,本身就有积极意义。

6月10日,正在新加坡出席第19届香格里拉对话会的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与同期参会的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举行会谈。李晓伟 摄

  中美防长的会谈也达成了一点共识,即双方都同意继续加强沟通交流,尤其是危机管控方面的沟通交流,这是一个积极信号。军事交流涉及各个层级,高层的沟通特别重要,高层达成基本共识后,才能逐步向下延伸。其实,中美两军有若干沟通管道,如中美防务磋商、国防部工作会晤、联合参谋部对话机制等,只是这些机制在疫情期间大多处于中断状态。中美防长会谈后,能否逐步重启这些机制,是一个重要观察指标。

  中新社记者:这次“香会”上,多数亚太国家对地区前景有何观点?

  赵小卓:此次“香会”反映出一个重要动向,就是广大亚太国家明确表示不愿看到中美对抗冲突,不愿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印尼国防部长普拉博沃明确说,印尼的立场很明确,尊重所有的大国,不参与任何军事联盟。他特别呼吁,用“亚洲方式”应对地区挑战。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希沙姆丁也强调,东盟将走自己的道路,不会选边站队。他在受访时说:“无论美国的要求是什么,我们都必须让他们相信,这必须符合东盟的利益,而不仅仅是美国的利益。”柬埔寨副总理兼国防部部长狄班同样表示,柬埔寨是主权独立国家,完全有权决定自己的命运。

  纵观全球,亚太地区是当今世界少有的长期保持和平稳定的地区。亚太地区虽有各种各样的安全问题,有诸多不确定不稳定因素,但几十年来,总体上保持了和平稳定。这中间,中国功不可没。中国与周边国家有领土、岛礁争端,但中国始终倡导外交解决、谈判解决、和平解决,在维护亚太和平稳定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多数亚太国家拒绝在中美间选边站队,也是认同中国的理念和作为,愿与中国一起构建亚太命运共同体,致力于普遍安全、共同发展、合作共赢,将亚太地区和平繁荣的势头长久地保持下去。(完)

  受访者简介:

  赵小卓,军事科学院科研部研究员、北京香山论坛秘书处学术主任、博士生导师、学术带头人、全军常备外宣专家。主要研究美国军事、中美军事关系、国际安全形势。编著《外国国防与军队建设教程》《伊拉克战争研究》等学术专著8部,参与撰写《战争战略论》《21世纪初大国军事理论发展新动向》等学术著作10余部,发表学术文章200余篇,获军事科学院军事科学优秀成果奖20项。2012以来连续9次作为军队代表团专家组成员赴新加坡参加香格里拉对话会。

【编辑:刘湃】

喜欢

不喜欢

最新评论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